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十六章 小金没了

作品:修仙她全靠苟|作者:濯鸿|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1-01-14 20:59:01|下载:修仙她全靠苟TXT下载
  玄曜留下的结界,自然是扎实无比,一时之间,闻宁安心不少。

  她再抬眼,便看到柳致儒迅速回头攻向玄曜,可魔尊的实力不是谁都能挑战的,玄曜根本没用全力,都能将他一掌逼退。

  眼看自家队友处在上风,闻宁连滚带爬跑到小金面前:“金大人,你没事吧?!”

  然而回答她的,只有小金微弱的出气,

  闻宁手都在抖:“金大人你别死啊,你死了我的财运就折了一半了……”

  锅哥:“……”

  好家伙,换成是他,不被打死也被她气死了。

  闻宁试图跟小金交流,但它受伤太重,根本开不了口。

  她咬咬牙,打开储物袋,将里面自己收集的所有灵丹妙药全部拿了出来,将小金的嘴掰开全喂了进去。

  这些都是无妄给她的灵药,有一些还有救命的功效,虽然不知道对点金蟾蜍有没有用,但如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小金在服药后,似乎是恢复了些许,但气息依旧微弱,闻宁看它这样,眼泪终于掉了下来,扯着嗓子哀嚎出声。

  “金大人,我还没彻底发财呢,你怎么能死了呢,呜呜呜……”

  在她陷入悲伤之际,另一边的骷髅跟柳家人的尸体斗在一起,双方都占不到好处。

  许是被闻宁哭的烦了,玄曜下意识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在柳致儒又一次攻向他的时候,他冷笑一声,直接凌厉出手,折断了柳致儒的配剑,煞气直攻他的面门,将其头骨震碎!

  更诡异的是,柳致儒虽然被打的连头都翻转过去,却依旧在说话。

  “你以为这样就能杀得了我?”他的声音癫狂,还透着得意,“我苦心经营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这般便死了?”

  “本尊倒要看看你有多大能耐。”玄曜冷喝一声,快如疾电冲上去,柳致儒周身浮现一层白光护着他,却被玄曜强势撕碎,那光发出震颤的轰鸣,便嗡然散去,而玄曜的手,已经指在了柳致儒的心口,不过些许灵力,柳致儒便发出凄厉的惨叫,一寸一寸化为灰烬!

  然而在他肉体湮灭的那一瞬间,一道黑影从他体内窜出,迅速逃了出去,暗室的门瞬间紧闭,与那骷髅斗在一起的尸体,齐刷刷的站在了门口挡住,面朝闻宁他们,再无动作。

  这般模样,实在是看着瘆人,但没多少威胁,是以,玄曜并没有放在心上。

  耳边闻宁的哭喊声还在回荡,他皱了皱眉,看了过去,便见小废物跪坐在小金面前,涕泪横流。

  而小金,似乎也是到了弥留之际,那些灵药虽让它能开口说话,却是救不了他的命。

  “你……你别哭了,”小金大喘着气,“到底是、是我太弱了,不然、也不会被打成这样……我要是死了,你下次就换个厉害点的……灵……灵兽,但你一定要……要记得我,我可是……第一个活过二十岁,还能化成人形……的点金蟾蜍……”

  它说的很是伤感,闻宁眼泪流的更厉害,止不住的点头:“我会的,我会的,将来我就把你的事迹写成话本,我会让大家都记住你的……”

  “那……那就好……”

  小金喘息着开口,“能跟你结契,我很高兴……虽然你废物一个,但我从没嫌弃过你……”

  闻宁听这话,心里更加悲伤了,哭的更大声了。

  玄曜烦躁揉了揉眉心:“哭完没有?”

  闻宁一把拉住他的衣角,悲恸不已:“魔尊大人,小金要没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还拿他的衣角擦鼻涕,玄曜额头青筋瞬间暴起,恨不得当场把她送走!

  他伸手把她从地上拎起,咬牙切齿:“你还是不是修仙之人?!只要契主不死,灵兽就不会死你都不知道?!”

  哭声戛然而止,闻宁挂着半边眼泪,眼神朦胧的看着玄曜:“唉?”

  玄曜冷哼一句松开手:“它死不了,最多就是要养上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罢了,灵兽是随契主而活,只要契约不断,你不死它就不会死。”

  柳致儒虽然重创了小金,但没有打碎它骨血里的灵契,小金死不了。

  闻宁下意识看向地上还是癞蛤蟆一只的小金,对方躯体一震,片刻后干巴巴的开口:“我突然也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闻宁擦干眼泪,面无表情:“白瞎了我这么多眼泪。”

  小金:“……”

  玄曜对这一人一蛤蟆彻底无语,都懒得跟他们说话。

  闻宁本着只要她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的原则,快速整理好自己的仪容后,好奇的看着玄曜:“魔尊大人,柳致儒死了吗?”

  “没有。”提起他,玄曜脸色有些难看,“他那躯壳碎了,魂魄可没有,刚才趁乱逃走了。”

  闻宁也皱起眉头,那驱魔幡到了柳致儒这里,就变成血红色,可见他就是妖修布阵的关键,如今人跑了不知去向,想破阵并没有那么容易啊。

  似乎是看出她的心思,玄曜面无表情:“这事没那么简单。”

  短短几个人,却让闻宁愣住:“啊?”

  “你没发现,那红粉骷髅,也不见了?”

  被玄曜这么一提醒,闻宁恍然回神,才发现那骷髅消失了。

  “会不会是找柳致儒报仇去了?”

  “不会。刚才她跟这些尸傀斗在一起时,明明可以一击毙命,却没有下手。”玄曜眼色幽深,“若是要报仇,刚才就该尽快解决这些尸傀,对柳致儒下手。”

  他一边说着,一边运起修为,打向门口那些尸傀,很快他们便四分五裂,可那些尸块很快又自发合在一起,看起来格外恐怖。

  “你那朱雀的翎羽呢?”

  闻宁默默把断裂的翎羽拿出来,玄曜接过在上面轻轻点了点头,那翎羽化作一道火光直冲那些尸傀,片刻后地上燃起熊熊烈火,将他们烧成灰烬。

  朱雀乃是神兽,身上带的是自天道继承的玄火,对付妖魔之类的东西,最是管用。

  当然,若对方实力超出朱雀自身,是没什么用的。

  待那些尸傀彻底消亡后,那根翎羽还带着金光,又回到了玄曜手中。他将它握住,又在上面加了一道咒印,才还给闻宁。

  彼时,翎羽的光已经消失。

  “这东西还可以再用来保命三次,往后再遇到这般对手,拿出来便是。”

  闻宁珍之重之的把翎羽收起,心里对玄曜还是颇为感激的,若不是他,她也不知道翎羽还有这种用法。

  玄曜并没有把她的感谢放在心上,带着闻宁走了出去,只一出那暗室,她便闻到浓重的血腥气,等走到庭院中,这气息更加浓烈。

  “魔尊大人……”她心里有些不安,下意识揪住了玄曜衣袖,后者没理会,直接变回长闲的模样,同时拔出配剑,用力往地上一插!

  几乎是瞬间,那铺了石块的地面上,鲜血汹涌而出,闻宁忍不住后退两步。

  “这是?”

  玄曜语气凉凉:“柳致儒。”

  闻宁:“?”

  他似笑非笑:“我们现在,应该正在他体内。”

  闻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