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一十六章 离别

作品:重生之赘婿夫君|作者:里歪夫人|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1-14 19:51:32|下载:重生之赘婿夫君TXT下载
  他们从苏家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

  据说余百顺吓到失禁,此番还在船上不敢下来,东府的人不等余明珠他们,便先行回苏州了。

  厽厼。倒是这余宝庆,还算有些夫妻情谊,一直在苏灵玉身边照顾着。

  余明珠让染冬把余宝庆叫来。

  余宝庆显然也是被吓得不轻,只不过到底是经历过事情,气质稳重了一些。

  他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

  “明珠姐姐,祖父祖母他们也是太害怕了,所以提前走了。”

  余明珠摆了摆手,笑道:“无妨,我和夫君马上也要回苏州了,苏家恐怕不会长久,你带着灵玉跟我们一起走吧。”

  余宝庆一想到自己的妻子,顿时有些头疼。

  他也是个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公子,可是也从未像苏灵玉那般讲究过,若她真的坐了牢。

  余宝庆犹豫道:“可是,她……”

  余明珠:“若是留在这里,恐怕不久之后就会有牢狱之灾,她那样一个娇滴滴的小姐,如何能受得了?”

  余明珠开口道:“你母亲的后事,我会找人来办,只是苏家这次恐怕是挺不过了,你若是留下,我也保不住你。”

  苏灵玉抬头冷冷地看着余明珠。

  定然抗不过三日。

  晚间时分,余宝庆带着失魂落魄地苏灵玉到了码头。

  “不要把你们苏家说的这么无辜,你若是知道当初苏老太爷对陈家做的事情,你便知道,今日苏家所遭受的都是罪有应得。”

  苏灵玉再也忍不住,直接捂着脸哭了,余宝庆赶忙安慰。

  “你满意了?苏家败了,以后你余家就是江南第一了,再也没人能压得住你的风头了,可是余明珠我告诉你,朝廷能办我们苏家,也一定能办你们余家,只不过是早晚而已。”

  余明珠一直以为苏灵玉只是个花瓶,没想到居然还明白些事理。

  她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你什么时候回来?”

  余明珠叹了一口气,拉着顾怀明的手准备上船,可是顾怀明却说道:“夫人,我就不同你回去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办。”

  不知道为什么,余明珠觉着这一次的离别不一样。

  顾怀明松开余明珠的手,转身离去,余明珠看着顾怀明远去的背影,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丝酸涩。

  她想要开口说什么,可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顾怀明笑了笑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一定会回来,给你一个交代。”

  余明珠不是很想知道那个交代是什么。

  余明珠轻声说了一句。

  “说不准这辈子都不回来了。”

  染冬拍了拍余明珠的肩膀。

  “姑爷这是去办大事呢,小姐放心吧,姑爷心里那么在意小姐,肯定很快就回来了。”

  染冬叹了一口气说道:“小姐,我们回去了肯定要很忙的,石管家马上就要出海了,小姐你要是不好好休息,到时候怎么安排工作呀?”

  余明珠笑了笑。

  她们坐上船,顺着波涛离开了杭州这个是非之地。

  余明珠的情绪有些低落,染冬端来了桂花糕,她只吃了一口便觉得没有胃口了。

  和杭州不同,苏州城依旧繁华安逸,码头边上的早点摊冒着热气,不少码头工人在这里吃饭,还有几个孩子在摊子前玩耍。

  一个卖绿豆糕的老婆婆路过她们的马车还推销了一下自己的东西。

  “好。”

  第二日清晨,他们到了苏州。

  一回到府中,小十三跑过来,很是疑惑地问道:“大小姐,姑爷怎么没回来。”

  染冬赶忙说道:“你这小家伙,眼里只有姑爷没有小姐,姑爷在杭州办事儿呢,过几天就回来了。”

  一股扑面而来的生活气息让原本萎靡不振的余明珠,瞬间有了精神。

  她还吩咐染秋把那老婆婆的东西都买了。

  阳春三月,余明珠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笑着说道:“父亲回来了吗?”

  小十三顿时眉开眼笑。

  “那好,到时候我还能陪姑爷去踏青,今年的夏天的雁鸣湖,肯定也特别好。”

  余明珠低声道:“父亲怎么了?怎么看着这般消瘦?”

  钱江笑了笑:“西南山路不好走,蚊虫瘴气比较多,生了一场病。”

  钱江一直做自己的生意,他手里有余家三分之一的船,只是他每做一笔生意都会找余明珠报备,这一段时间,他似乎刚去了西南。

  钱江似乎比之前要瘦了一些,似乎是刚生了一场病。

  厺厽。钱江这般沉得住气,余明珠却忍不住开口道:“父亲可听说杭州的事情。”

  “听说了,那些暴徒当真可恶,苏家老太爷如今如何了?”

  余明珠:“父亲可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毕竟我就只有您和祖父两个亲人了。”

  钱江淡淡道:“自然。”

  余明珠坐下来,若有所思地看了钱江一眼。

  “守不住也要守,我不能祖父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家了。”

  “昏过去了,他这个年纪,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钱江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明珠,若是日后有一天,父亲离开了你,祖父也离开了你,你能守得住余家吗?”

  上辈子余万三则是重病。

  祖父一直都在保护她。

  从余万三走的那一日起,余明珠便明白,除非余家彻底解决自己的问题,否则他不会回来。

  韩总督现在之所以对余家信任,朝廷之所以不动余家,很大的一个原因,是余万三不在大梁,甚至这辈子都回不来了。

  或许是此番谈话让余明珠有了同钱江敞开心扉的想法,她开口问道:“父亲,你是不是一直都在心里痛恨着余家,痛恨着我?”

  钱江眉头微微皱起,他放下茶杯。

  钱江突然笑了。

  “你该姓余。”

  在她的印象中,父亲一直都是不存在的。

  余明珠上辈子对钱江的印象一直都是模糊的,带有一丝排斥性的敌对。

  “我只是觉着我不应该这样活,我曾经也想跟顾怀明一样,成为一个对社稷有益的人,可是余万三把我的梦想毁了。”

  余明珠说道:“父亲现在没有办法实现自己的理想吗?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钱江苦笑一声。

  “我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