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牌楼里

作品:曜于琴的都市怪谈|作者:陆子一|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11-21 19:55:37|下载:曜于琴的都市怪谈TXT下载
  不知从何时起,乘坐公交车成为了于思奇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了。因为贪图一点点蝇头小利,于思奇没有选择正规的中介公司进行租房服务,而是把目光转向了更为阴暗的角落。

  很显然,这大概是让于思奇后悔很久的一件糗事了。

  看似廉价的租金却换来遥远的车程和肮脏不堪的破败公寓,真是倒霉到家了。

  不过尽管如此,自己也必须住到年底才行。因为这才七月嘛,一年的合同,违约金又是天价。唯一的好处就是那边的房东似乎一个月只来一次,没见到人就拖到下个月收租。

  于思奇打算利用这样的机会,欠到年底就卷铺盖走人。

  一想到这里,于思奇的内心开始进行起了微小的斗争。

  很显然,卷铺盖走人的做法能极大缩短自己的开支,还能白占别人的便宜。然而内心深处的那一抹仅存的良知却依然警示着他这样做对于自己的将来没有任何好处,反倒是会令事情变的更加麻烦。

  而且,适当的交一交房租能够让自己来年有个不错的安身之所。

  就在于思奇打算在心中为自己的将来做出抉择的时候,熟悉而又冷漠的人工合成女声在耳边突然响了起来。

  “77路已到站,77路已到站。”

  随着公交车门的大开,原本空荡的车厢瞬间挤满了人。于思奇也毫不示弱的加入行列,因为这是这辆公交车一天只有两趟,上午一趟,下午一趟。

  努力将自己的身躯像个泥鳅一样的往车门里钻,应该是每一位挤公交的乘客都会去做的事情,这种血腥而又野蛮的行为让于思奇想起了读书那会儿去食堂打饭也是如此。

  “咔——呲”的关门声终结了于思奇短暂的脑部活动。

  车门就在身后紧闭,眼角的余光落在了车门外的骚动上。似乎在刚才的挤公车行为中,有人摔倒了。

  刚打算在车子完全发动前回头仔细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却听见司机在那里大吼:“瓜娃子别堵车门口,往里面挤一点。”

  “你是巴洲的外地人?”于思奇抬起头问。眼前这位皮肤黝黑穿着一身深蓝色制服的大叔正在用聚精会神的操作着方向盘,于思奇还注意到他的制服两侧的肩膀上绣着‘新松公交’四个字。

  “不是,我老婆是巴洲的。我是新松本地的,我住在堂家湾那边。”司机用比刚才和善许多的语气来和于思奇这位擅自跟别人搭话的家伙聊了起来。

  “堂家湾,这么巧。我中学就在堂家湾一中读的。”于思奇随口编造了一个容易套近乎的身份,尽管他没有怎么去了解过堂家湾,但是以前和朋友打篮球的时候,碰巧在堂家湾一中被一个姓钱的教导主任逮到批评了一顿。

  这时旁边一名大妈也加入了话题中来:“我女儿以前也在堂家湾一中,说不定你俩以前还是同学呢!”

  “哪个班的,钱主任的吗?”于思奇觉得这似乎是个不错的开局。

  “对...对,好像就是叫那个钱什么的班上。”

  大妈的话语让于思奇觉得有些敷衍,但是看破不说破是每一个人的底线,也是为人处事的关键。

  “你们不会是在说钱荣富那个死胖子吧,头发有点秃顶的那个。”司机没好气的说道:“那家伙三年前就死了,肝硬化。死在屋里十多天,还是我跟居委会的人一起去收的尸。没人来管,那叫一个凄凉啊!”

  “不对啊,我记得他有个老婆,还有个儿子呢。怎么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大妈反问。

  “对对,就是嘛。不应该啊!”发现这两家伙都是真货,只有自己在忽悠之后。于思奇稍微转换了一下搭话方式。

  突然,司机转过大半个身子单手扶着方向盘朝于思奇和大妈这边靠过来,拉低嗓音说:“你们是不晓得,他老婆五年前跟校长鬼混,结果从宾馆的阳台上摔下来跌死了。”

  “师傅,注意看着路。”于思奇的身后有位带眼镜的小哥似乎对司机的行为有些不悦。

  “没事,没事。”司机把身子缩了回去,朝左边窗外吐了口浓痰说道:“你们想啊,老公是教导处主任,老婆又是重点班的班主任。出了这档子的事,换作是谁都会乱联想。所以他老婆一死,他被带了绿帽子还是小。别人会怎么评价他,吃软饭。不是靠老婆卖屁股,他一个秃头能当上教导处主任?反正传言是越来越难听,到后面基本出不了门,更不要说去上班了。”

  “那校长呢!”于思奇身后的小哥意外的发问,似乎比起秃子,他更在意校长的下落。

  “降级记大过嘛,还能怎么办。从中学校长降低到了小学去当副校长了,也就这样了。”司机看着前面闹心的车流,不是特别耐烦的按起了喇叭。

  “他儿子呢?”于思奇看到司机在疯狂对着喇叭发泄,打算解除他对车上乘客们的噪声污染。于是决定提出新的问题来分散司机的注意力。

  果不其然,司机停止了无意义的举动。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往嘴里塞上就启动了车子。

  “不是自己的种,还能说什么?帮别人带了二十多年的崽,换到哪个都接受不了。更可恨的是也不是校长的种。所以就也不去上班了,整天就是打牌、喝酒。没几年就得了肝硬化,然后就走了。”司机趁着红灯的时候,顺势摸出一个打火机给自己点上,深吸了一口。“还好我老婆长的丑,不太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

  “这可说不准。”眼镜小哥毫不留情的进行着补刀,于思奇仿佛感受到身后一股凉意在顺着自己的脊梁一直砍向司机的座位。

  “放你娘的狗屁!”司机把烟头往窗外一丢,顺势又吐了一口浓痰。于思奇注意到那唾液上似乎还沾有淡淡的血丝。

  “妈个鸡,咬到舌头了。你个瓜娃子真是好生气人。”

  眼见现在的形势不是特别适合继续跟司机搭话了,于思奇决定环顾一下车厢。因为之前注意力被司机都吸引过去的关系,这短短的四站路居然把如此拥挤的车厢给清空了一大半。只剩零零散散的十来个乘客还未下车,其中正好包括自己。

  一部公交车有23个座位,还有七站路才到家,我要是不坐一下似乎有些对不起自己了。于思奇想了想,决定找了个靠窗的位置。把脑袋倚靠在结实的玻璃上,双手插进口袋。

  站着时候或许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是这屁股刚挨着座,那感觉就瞬间不一样了。虽然冰冷又硬梆梆的座位算不上什么恩赐,但是对于天生懒惰的于思奇来说。这样的机会显然不是每天都能够碰到的,今天的运势还真是不错。

  随着眼皮的不停下坠,一顿突如其然的疲惫感开始在于思奇的身体某处蔓延起来。像无法阻止的病毒一样,瞬间侵蚀了所有的意志。

  只是稍微休息一下,反正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于思奇抱着这样的想法,决定稍微打个盹。

  然而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是司机低头看向自己的时候。

  “瓜娃子,终点站到了。该下车了。”司机一边把磨破了洞的棉麻手套放进上衣口袋里,一边拍了拍于思奇的肩膀说:“困的话,就回家去睡吧。”

  “回家?”于思奇迷糊的站了起来,发现车上除了自己和司机以外,已经空无一人。

  “我这是在哪?”

  “终点站啊,这里是二屯子村村头。”

  “二屯子村又是哪啊?”

  “别问那么多有的没的,快下车。我打扫一下就得走了,你不急我还急呢!”司机不耐烦的将于思奇半推半送的撵下了车。

  想要最快速的回去,首先得知道路。

  于是于思奇走向了最近的公交站牌,虽然这个终点站的站台已经杂草丛生。站牌也是歪向树的另一边,但是好歹上面的信息还能透着锈迹斑斑的字迹显露出足够的内容。这已经算是最好的慰藉了。

  ’从右往左开始看’。于思奇指着站牌嘟囔起来:“二屯子村——小韭菜园——链子山——方家大院——明光路——柒门街——豌豆巷——龙岗大厦——绿山小区。”

  自己住的邻乞街公寓就在绿山小区的附近,这多坐了整整九站路啊!

  “我的天啊,为什么要给我开这样的玩笑。”于思奇四下望了望,发现这个二屯子村的村头真可谓是荒无人烟。

  站台旁边的便利店半截招牌都掉到地上,里面的电线都散落在地上。还好没有电,不然估计要跟恐怖电影里演的那样“滋啦、滋啦”的冒火星。

  但是继续停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还是顺着大路往回走吧。

  下定决心的于思奇像开足马力的摩托车一样,用自认为最快的速度,在无人的马路上迈出了自己的步伐。

  或许是放不下那位公交车司机,又或者只是还怀抱着一丝幻想,觉得司机会回头载他一程。间接性的回头只是看到一排灰土尘尘的汽车停靠在长满野草的老旧停车场里,司机似乎在和一个年纪比较大的老太太说着些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因为回头频率过高的缘故,于思奇感觉那个老太太仿佛在和司机议论自己。

  “我大概是脑袋发昏了才会产生这样的错觉吧,毕竟那个老太太又不认识我,这个司机我也是今天第一次见到。对了,为什么我坐了大半年的车。却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司机呢,我为什么会忽略这么重要的信息,这不比开始在车上找的话题要更好切入吗?”

  于思奇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心想:如果他是新来的,那明天再找他搭话也是没问题的。如果他只是来顶班的,那我就...对了,之前一直跟自己聊的很熟的那个司机叫啥来着。完了,完全记不起来自己是不是有问过对方的名字了。这可就不好办了,还好样貌轮廓还稍微有点印象。

  就这么一边思考一边径直的延着大路走啊走,于思奇来到了一个新的站牌前。这大概是一个新建的车站,里面的大屏液晶广告牌都没有安装好,只有一个空荡荡的玻璃架子。上面写有智华科创的地方被贴上了比较老旧的广告纸,都是些什么专治不孕不育和中医世家等等的骗人玩意。

  这个车站也没有人打理啊,不过比那个二屯子村好太多了,那破地方连个休息的凳子都没有。

  于思奇心中开始抱怨起来。

  走了大半天路,真是连个鬼影都见不到。城市规划是怎么搞的,这块鸟不拉屎的地方连个人都找不到,还设立那么多车站,简直就是在浪费大好的资源。

  冰冷的铁制长凳上有些许不太起眼的灰尘,这点于思奇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稍微拿袖子擦一擦之后,就找了块自认为比较干净的地方坐了上去。

  翘起了二郎腿之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完全开不了机。大概是忘记充电了吧,于思奇自我安慰起来。因为完全不清楚时间,也没有任何照明手段,只能趁着天还光亮的时候多赶点路了。

  现在是夏季,六点之前都很亮堂,可以稍微磨蹭一点点时间。想到此处,于思奇把手机收进口袋,哼着小曲打量着这座还未被投入使用过的车站。

  深绿色的雨棚已经开始有些倾斜了,站牌上的线路图早已不知所踪,仅存的只是一张用圆珠笔手写的线路图用胶带敷衍的粘贴在了原先的位置上——“方家大院”这四个字下面被额外的打了个勾。

  “方家大院对吧,这里也没有大院子啊,有的只是没人管的车站而已。”于思奇起身再次环顾了四周看了看,映入眼帘的只有这一个车站和几个不是太高的小土堆。还好不是圆形的,不然真的看上去有点像别人的坟头。

  休息了这一小会儿,体力虽然没有得到任何性质的恢复。但是脚底没有之前那样的酸麻了,于思奇决定开始动身了。

  随着旅途的不断延伸,于思奇渐渐感受到了一个城市该有的氛围了。那种感觉让他想起了一个被遗弃在原始社会中的现代人,突然重新回到现代社会一样。令人感慨良多。

  然而就在快要接近龙岗大厦的地方,原本稀少的人流瞬间聚集在了一起。

  听着不断在耳边鸣响的车笛声,再看着前面那么多人聚在那里看热闹。龙岗大厦估计又发生车祸了。

  为什么要说又发生车祸了呢。

  据说三年前一个女学生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被同学捉弄了一下,把她的书包扔到龙岗大厦的马路中间,结局可想而知。这车来车往,一个没留神小女孩就到车底下去了。

  结果就在悲剧上演的不到几天之后,小女孩的父亲也在龙岗大厦的楼顶上跳了下来。当时那血溅了一地,整个人直接就像断线的木偶一样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太惨了,想到这里。于思奇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寒意从脚底一直窜向了自己的头顶,有点邪门啊。

  此地不宜久留。

  本来凭着于思奇这样特别喜欢凑热闹的人,说什么也要往人堆里挤一挤,看看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明天到公司好和同事侃上几句。

  现在看来,这么邪门的地方还是尽量远离比较好,而且因为走了这么多的路原因,自己的肚皮也开始不争气的闹腾起来。

  口袋里虽然还有点零钱,但是龙岗大厦这附近的东西,吃过的人都只有一种感言:难吃还特别贵。

  既然大路不让走,那就只能绕小路了。记得这附近有条小巷子叫什么来着,完了...自己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怎么最近的记忆越来越凌乱了。明明之前和同事一起过来吃饭的时候走过的。

  和大路上的吵杂热闹不一样,这条窄狭又深邃的弄堂几乎没有什么生机可言。就连旁边的小卖部都没有开张,锈迹斑斑的卷闸门上贴着一张拆迁公告。

  “牌楼里?真是个古怪的名字。”

  老旧的瓷砖已经无法完全包裹住巷子口的两根长柱了,有些缺角的瓦片还摇摇欲坠的挂在柱子的一头,两排乌黑又破败的矮房向人叙说着多年前的回忆。

  墙体上到处用红色字体写着“已征”二字,一条蜿蜒又曲长的小路几乎延伸到了于思奇无法观测的地方。

  又一个要被旧城改造的地方呢!真羡慕这里的居民,马上就要变成拆几代了。要是我老家的那几间土坯房也能被改造一下,可能我根本用不着这样累死累活的给别人卖命了。

  因为是拆迁地带,到处散落的破布和陶瓷碎片已经几乎把原本就不宽敞的小路变得更加狭窄。更有些无良之人甚至把烂沙发和烂家具横在道路中间,真是太没有道德了。

  就在于思奇打算在内心对这样不人性化的行为大肆进行一番道德批判的时候,一位有些驼背的老大爷正坐在一个没有水龙头的水池边上抽着旱烟。

  淡淡的蓝色烟雾随着老人用力的吞吐越升越高,最后消失不见。

  仔细打量老人才发现,他的着装有些颇显个性。

  上身的白色背心在靠近腋下的地方有一些起毛了,下身是一条粗麻短裤,脚上蹬着一双手工编制的草鞋。整个身上唯一值得令人注意的地方就是他手上的那一杆烟枪,略显精致。

  老大爷似乎也注意到了来客,停止了抽烟的动作。把目光转向了于思奇。

  既然在这个鬼知道有多长的小巷子里能够碰到会说话的活人,于思奇自然是打算好好的利用一番:“大爷,请问你知道这里能不能通往西十字路口?”

  “西十字路口,这名听起来老别扭了。以前我在那跟何掌柜当学徒的时候,那块还叫东城街呢!现在倒好了,不但把东改成了西。还打算把这也给拆了!”老大爷气鼓鼓的用烟杆的反面敲打着水池的侧壁:“你知道吗?这里几十年前可是有名的公所呢!多少人求爷爷告奶奶想搬到这附近来住,我也是托何掌柜的福,能有幸在他老人家死了之后还能继承遗产。这么好的地块,说给拆就给拆了。”

  “这就是你没有搬的原因吗?”于思奇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态对面对这样的情况,毕竟老人对这块土地的感情肯定是自己这种三十岁都没到的人无法理解的。

  但是和陌生人聊天是他非常擅长的事情,所以这样的场面对于自己而言算不上什么样的挑战。

  “可不是嘛,说是给搬去新家。但是那地方我又不喜欢,都是亮堂堂的,墙上白的比何掌柜家里的墙面还要好。这我一个下人,怎么好意思糟蹋这样的东西。老东西邋遢惯了,实在是不想把好东西给弄坏了。”老大爷重新用火折子将旱烟点着,深吸了一口。

  “你这个打火的东西是在哪买的,我也想买一个,感觉挺有意思的。”于思奇面对这样的对手,有些显得不知所措,只要用岔开话题这样蹩脚的方法来应对了。

  “自己做的,店里连火柴都没有的卖,只有什么打火机、电子烟之类的西洋玩意。用不顺手,还是这种东西用着舒服。”老大爷换了个姿势,接着抽起烟来。

  “那个,关于西十字路口的事情。”于思奇实在是不想在这样浪费时间的话题上纠缠下去了,毕竟肚皮已经发起了最后的警告了,决定使出最后的杀手锏。

  “跟我来吧,我家刚好有条通往那边的路。”老大爷收起烟杆,脚步婆娑的向着巷子更深处走去。

  讲道理,于思奇本可以不随老大爷继续前行。但是心中一丝侥幸和好奇又促使着他走完该走的路,不过是个年过半百的糟老头子,能有多大能耐。

  “喂,你怎么还不过来。再不过来,老头子我可要回去了。”老大爷吆喝着又打算拿起烟杆吸上几口,但是看着手上已经只剩下一点点身躯的火折,摇了摇头。

  “来了。”于思奇几大步就窜到了老大爷的面前问:“这个叫‘牌楼里’的地方就剩你一个了吗?”

  “看你怎么去理解了,”老大爷努力挪动着蹒跚的脚步说道:“其他人虽然有各式各样的理由,但是人基本上是不会回来了。只有我这个糟老头还打算这么着,反正已经没什么可害怕的了。”

  站在一口枯井面前,老大爷顿住了脚步说了一句:“这里的井水以前可甜了,现在怕是再也喝不到咯。我们就快到了,再往前左拐就是我家。”

  “那你老人家没有儿女吗?”虽然初次见面就问候别人的家人有些失礼,不过想必这样的老大爷应该不会跟自己这种小屁孩计较这些。

  “没了,全没了。”老大爷突然情绪激动的抓住了于思奇的手腕,那强而有力的抓握力让于思奇不得不怀疑自己之前的判定。

  这个老东西有点厉害。

  “请问能放开我吗,很痛的。”于思奇忍住心中的怒气,努力挤出笑脸说。

  “噢...不好意思,一时没反应过来。没事吧,要不要去我家擦点红花油什么的再走?”老大爷松开自己的双手,那神情一瞬间又恢复到之前的疲态。

  尽管于思奇的手腕被老大爷握出了一个深深的爪痕,但是看着老大爷这样失落的神态,自己实在是鼓不起勇气去责怪。

  “算了,回去睡个觉,过几天就消了。”于思奇微微皱起了眉头说。

  “以前这里可漂亮了,现在...哎...注意脚下...”老大爷举着点着的火折子在黝黑的过道里摸索。

  于思奇注意到这个地方不但连大门都没有,而且特别脏乱,空气中还混杂着一种人和动物特有的液体味道。

  这地方真的能住人?于思奇实在是想不出比这更加糟糕的居住地点了,和这里比起来,自己租的那个公寓楼都快赶得上总统套房了。

  “还有多远?”于思奇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在火折子映照下的老大爷,那身影有些扭曲。

  “到了。”老大爷气喘吁吁的把火折子递给了于思奇说:“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见识到了这副模样。麻烦你去把右边的那扇门推开,我年纪大了,歇一会儿。”

  借着火折子的微弱光亮,于思奇看到自己身处一个老式的庭院中央,远处似乎还有一个倒塌的凉亭。

  老东西倒是没有骗人,这里要是换作以前估计豪华的跟机关大院一样。

  “你不急吗?”老大爷的呼吸声开始变得正常起来,“我老头子倒不介意别人多陪我一会儿,但是你家里人不担心你吗,现在快九点了呢。”

  “什么,快九点了?”于思奇吃惊的差点把手中的火折子给扔到地上,但是因为手臂摆动过大,还是冒了点火星到手背上,当时就烫的他咧起了嘴。

  老大爷没有说话,笑眯眯地指着自己手中抓着的怀表。表盘上的玻璃虽然有些很明显的裂痕,但是于思奇还是凭借不错的眼力看清楚了里面的指针位置。

  他的衣服没有口袋,我一路看过来。他除了手上的火折子和烟杆,这个怀表是从哪摸出来的。

  不管了,这地方浑身上下透入着诡异,让人好不自在。

  想到此处,于思奇用力推开自己右手旁的木门,一股异常强烈的风吹熄了于思奇手中的火折子。

  不过好在路灯的白炽灯光也顺势照进了这个漆黑的庭院中,突如其然的强光让于思奇彻底失去了视力,在眼睛适应了现代光照的情况。于思奇把这个几乎快用的火折子扔到一旁,开始借着路灯的光线环顾起四周来。

  到处都是碎石和木屑,老大爷已经不知了去向。偌大的庭院杂草丛生,那个倒塌的凉亭中央似乎还横着一条长长的物事。

  仔细定睛一看,不会是棺材吧,因为距离有点远。

  这激烈的一幕瞬间充斥着于思奇的大脑,心中已经无法用语言去描述自己所思所想。唯一的念头大概就是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没有任何犹豫,于思奇甚至都没有时间去系自己不小心散掉的鞋带,就这么一口气顺着光亮跑到了西十字路口的一个拐角前。

  回神思考着自己的经历,于思奇觉得自己怕不是撞见鬼了。

  一想到这里,脊背的凉意又开始从脚底窜了上来。

  赶紧回去是于思奇脑海里仅存的唯一一个想法。

  所以在人声鼎沸的小吃摊前,于思奇甚至都没有停留片刻,就这么草草系好鞋带直接往公寓赶去。

  “到家,就安全了。”

  这是于思奇今天经历这一奇怪遭遇之后,得出唯一的结论。

  殊不知就在他跑到马路上的那一刻,老大爷拿着一根黄瓜从后院走了出来。

  “年轻人,要不要吃啊!咦,就回去了啊,算了。”

  老大爷把黄瓜在衣服前襟处稍微擦了擦就往口里塞,一时间清脆的咀嚼声回荡在空旷的庭院中,看起来味道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