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二十二章:和绘梨衣的世纪婚礼

作品:签到绘梨衣从疾风剑豪开始|作者:王澈之|分类:游戏竞技|更新:2021-04-01 22:52:02|下载:签到绘梨衣从疾风剑豪开始TXT下载
  夏佐走到秋山澪身边,这时她已经解除了自己的魔法,低着头等待自己的斥责。

  夏佐蹲在她面前,利用愈之勇者的技能给她回复。

  等他想起愈之勇者的魔法效果会让他感受到另一个人的痛苦时,已经来不及了。

  然后,在短暂的神色变幻后,夏佐才明白,原来面前这个女孩,竟然是喜欢自己的。

  而且为了能够接近自己,积极的投身犬山家,拼命的学习,然后成为了如今霓虹最具人气的偶像。

  并且还加入了他主导的魔法班,用难以想象的精彩智慧,折服了强大的召唤使魔,获得了可以模仿强者的特殊魔法力量。

  夏佐被绘梨衣搀扶起来,对着仍旧低着头的秋山澪笑道:“你做得很好,不愧是我的学生。”

  她听见这话后,才抬起头,目光亮若星辰的看着自己。

  只不过她发现旁边的绘梨衣后,抿着线的嘴唇,终究没有说什么。

  而霓虹经过这次一役,四周彻底满目疮痍了。

  国家高层,也彻底完蛋。

  无数的平民挤在防空洞内瑟瑟发抖,还有遗落在大街小巷的异界人正四处仓惶乱窜。

  到处都有女人绝望的哭声。

  “真是地狱啊!”夏佐走到她面前,将无惧子弹的异界勇士一剑杀死。

  “大家长,这些事情不需要您亲自做了吧。”弥美笑嘻嘻的凑到夏佐身边,目前的弥美,已经是犬山家了不起的几个顶尖强者了。

  加上夏佐性情温和,经常能够见到夏佐的她,一点都不惧怕传说中这个神一样的男人。

  “这个世界的人确实还是太弱了啊。”

  “和大家长相比,那是肯定啊!”

  夏佐本来想说什么,却发现无从说起,只好耸耸肩,“好吧,话说我觉得我们应该亲自训练一批军队了,你觉得怎么样?”

  “这个应该问苏恩曦吧,我要是回答的话,总感觉会越权。”

  “我现在不就是问的你吗?”

  “如果大家长能够训练出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哎哎,你居然敢瞧不起大家长,找打啊。”

  夏佐玩笑的一巴掌打在她脑袋上,结果后者根本没躲,反而脸一红。

  你红个泡泡茶壶啊!

  夏佐吐槽之余也意识到随着地位的不同,如今的自己,已经无法像之前那样可以和人随意的谈笑了。

  就算想开玩笑,也没人敢和自己开玩笑了。

  就算是最亲密的绘梨衣一样。

  夏佐忽然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夜晚。

  诸天的窥视者慢慢退却了。

  绘梨衣陪在夏佐身边,站在东京最大的建筑东京塔上。

  曾经灯火通明的城市,现在却满目疮痍,处处废墟。

  但只有她的瞳孔,仿佛仍然装着曾经数百万灯火的夜景。

  似乎因为蛇岐八家目前虽然伤亡惨重,却因为有夏佐的缘故,新血仍源源不断的得以补充。

  而整个霓虹的产业都在崩溃,但只要被蛇岐八家收购,在华尔街的股市立刻就会迎来爆涨。

  夏佐这个站在了蛇岐八家台面上的大家长,也因此成为了2010年世界瞩目的人。

  一个月后。

  夏佐和绘梨衣在这废墟之上,举行婚礼。

  一时废墟的霓虹,立刻迎来了多国首相和欧洲秘党几乎所有头目的到访祝福,特别是欧洲秘党们,带来了大量的礼物,结交之意显而易见。

  本来是废墟之上的东京,喜庆的乐声,无疑给了所有人一记强心剂。

  生机正在众多外国宾客的到访,与他们的礼物与援助之间,迅速补充。

  因为一个月时间太匆忙的关系,就在露天举行了。

  在苏恩曦的指挥下。

  于是现在夏佐立足的地方,就是被铺满了茸茸的青草地。

  草间盛开满了各种颜色的花儿,五彩斑斓的花儿在风中摇曳。

  穿着伴娘婚纱的女孩们在草地上奔跑嬉戏。

  宽大的白袍遮不住她们年轻诱人的曲线。

  她们的头发像是黄金或者白金那样灿烂,皮肤素白得像是冰雪。

  仔细打听才知道,原来这是欧洲秘党主动献给夏佐的女孩,用来支援蛇岐八家。

  当女孩们看见夏佐,立刻惊喜的围了上来。

  婚礼的具体过程夏佐也不知道,似乎这是苏恩曦准备给他们两人的惊喜。

  要说策划,苏恩曦毫无疑问用之前的策划证明了她的实力。

  她们一边唱着祝福的歌谣,一边带着夏佐走向新娘。

  很快前方两旁坐满了观众,震天的掌声几乎要掀飞了天空。

  伴娘们泼洒花瓣,花瓣形成了浓雾,绘梨衣在花瓣之中,素白的头纱遮掩了她的脸。

  但夏佐还是把她认了出来,那就是绘梨衣。

  现在的她越发像个精美的娃娃,面纱后面的表情肯定充满了期待和喜悦。

  在女孩们围绕着他们唱歌跳舞,抛洒花瓣之际,不知道藏身在何处的交响乐队开始演奏瓦格纳的《婚礼进行曲》,雄浑的开场像是一位君王的婚礼。

  而旁观君王婚礼的客人,则是各国的首相和知名的混血种党袖。

  夏佐小心地伸出手,绘梨衣把戴着白色蕾丝手套的手放在他的手心里。

  然后两人走向由欧洲秘党提供的龙骨所形成的高塔,天空众多的无人机直播着这一过程。

  霓虹最近的天气本来属于梅雨季节的,天空常常堆积着乌云。

  但今天,这块小小的草坪上和煦温暖。

  女孩们簇拥着他和绘梨衣来到月桂花枝扎成的花门下,穿着白色法袍的牧师在最上方等候着。

  花门前摆着一张桌子充当圣台,圣台上放着一部圣福音书、两顶婚礼冠冕、一杯红葡萄酒和两支点燃的蜡烛。

  牧师把一枚金制的结婚戒指和一枚银制的结婚戒指放在圣台两端,让夏佐和绘梨衣站在圣台的两端。

  乐声暂时地低落下去,牧师在新郎和新娘的头顶各画了三个十字,递给夏佐和绘梨衣各一支点燃的蜡烛。

  圣台旁的助理牧师用诗歌般的声音说:“君宰,请祝福。”

  司祭也用诗歌般的声音说:“赞颂常归于我们的上帝,从今日到永远,世世无尽。”

  女孩们和乐手们齐声说:“阿门。”

  助理牧师说:“在平安中让我们向主祈祷。”

  大家齐声说:“求主怜悯。”

  夏佐虽然没有参加过婚礼,但这个过程又并不难,既然戒指摆在面前,那么给她套在她的无名指上不就好了,然后你的婚礼被所有的亲朋好友见证,基本就算结束。

  看着牧师从碟子里拿起金质戒指,用它在自己的额头上画了三个十字,朗声询问:“夏佐,你是否愿意接受上杉绘梨衣为你的合法妻子,并尽你的一生去关爱她,珍惜她?”

  “我愿意。”夏佐说。

  “上杉绘梨衣,你是否愿意接受夏佐为你的合法丈夫,并尽你的一生去关爱他,珍惜他?”牧师把银质戒指放在绘梨衣掌心。

  “我愿意。”绘梨衣说。

  “那么现在你们可以交换戒指了。”

  夏佐一手拿起绘梨衣柔软的手,那是一只很柔软很温暖的小手,暖得让人握住了就不想松开,一手缓缓的给她套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