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305.卑躬屈膝

作品:异界明道传|作者:别睡起来嗨|分类:游戏竞技|更新:2020-11-21 06:01:46|下载:异界明道传TXT下载
  “和我们有交集的大型组织中,完全满足这些条件的,我想来想去就只想到白纱他们。”李俐菲感叹一声道。

  “如果说杜雷斯他们打的是两相得利的主意的话,那这些小兔子们是打定了主意要孤立我们。看来我们是被那些狡猾的兔子盯上了呢!”戴明道不屑的哼了哼,“他们是早就计划好了要将这个德瓦萨尔拖下水,拿我们制作的装备来对付我们自己。”

  “明道哥哥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孟缘芸听后有些不安起来。

  戴明道摸了摸她的头,爱怜地笑道:“怎么会呢?小芸妹妹勇敢地保护了你俐菲姐姐,哪是什么错事?你不过是被有心人利用了而已。这些整天在暗地里耍阴谋诡计暗害我们的人就交给你明道哥哥我来处理吧!”

  “嗯,明道哥哥最好了!”孟缘芸听后立即眉开眼笑起来。

  “兔人族想要孤立我们,但他们找的打手太弱了,区区炼器师协会我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他们这样做非但起不了作用,反而暴露了他们自己的意图,让我们有了防备。”

  “请李俐菲学员、孟缘芸学员速到教导处报道,请李俐菲学员、孟缘芸学员速到教导处报道……”学院内部公告版面弹出了公告。

  “那个德瓦萨尔动作挺快呀!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戴明道笑着牵起李俐菲和孟缘芸的小手,悠闲自得的前往教导处。

  三人一进教导处的大门,就见里面已经坐着两个人了。一个是中年男子,虽然因为身穿着法师长袍看不清身材,但一张微胖的圆脸,和半眯的双眼可以看出,这是个圆滑的人;另一个年轻人自然就是德瓦萨尔了。此时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整理过仪容,脸上流露出怒气冲冲的样子,靠近之后还可以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焦炭味。

  戴明道在两人脸上扫了一眼,露出非常谦卑的笑容开口道:“教导处处长好,想必这位就是顶顶大名的德瓦萨尔炼器师先生了吧?真是玉树临风、年轻有为啊!本人戴明道,这两位你也认识,她们都是我的女朋友。让您见笑了。”

  “不知教导处处长大人找我们来此有何贵干啊?”戴明道介绍完后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教导处处长一直听人说这个叫戴明道的人不好惹,想要见识见识可一直没有机会。今天好不容易见上一面怎么感觉眼前这人是个草包?自己都还没开口呢,他就这么谦卑的赔笑不止,看来德瓦萨尔的事情就好办多了。教导处处长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咳嗽一声用低沉而缓慢的声音说道:“李俐菲和孟缘芸两位学员涉嫌袭击德瓦萨尔先生。现在德瓦萨尔先生到我们教导处投诉,我作为教导处处长有必要调查此事。”

  “哦,确有此事,确有此事。我刚才还批评过她们两个了,女孩子家家的要学会矜持,做事怎么能这么鲁莽呢?德瓦萨尔先生乃千金之躯,万一打出个三长两短来,那可是普瑞达斯的一大损失啊!”戴明道的表情极度夸张,将献媚的神情演绎得淋漓尽致,“德瓦萨尔先生有没有伤到什么地方?要什么样的赔偿尽管开口,我都可以尽量满足您的!”

  戴明道这番言辞一出口,不但李俐菲和孟缘芸两人目瞪口呆,就连教导处处长和德瓦萨尔都面面相觑起来。这是什么情况?这家伙赔礼道歉的态度也太好了点吧?

  “德瓦萨尔先生,您看……”教导处处长试探着询问起德瓦萨尔的意见。既然当事人这么配合,那就赶紧处理完这件事以免夜长梦多。

  德瓦萨尔瞟了一眼眼前的这个懦弱的男人,眼中满是轻蔑之色,同时他的心中为那个叫李俐菲的漂亮女人不值,这么沉稳明理的女人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家伙呢?难道就是因为他有钱?亦或者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而不得不出此下策?德瓦萨尔心中开始浮想联翩,盘算着怎么敲他一笔,让这两个女人看一看这个男人的恶心嘴脸。他想了想道:“看在你们这么合作的份上,我也不提什么过分的要求。我只要求这个对我动手的小姑娘给我道歉,并且赔偿我一千金币的治疗费。”

  “你……”孟缘芸不干了,立马就又准备动手。可她刚说一个字,就被戴明道捂住了嘴巴。

  戴明道接口道:“小孩子心高气傲的不懂事,这道歉的事还是我来吧。别说道个歉,道两个歉都没问题!还请德瓦萨尔先生大人不计小人过,揭过此事如何?这是您要的一千金币,还请收下。我这里再添上一千金币,算是对您的精神补偿。”

  德瓦萨尔伸出一只手大大咧咧的夹起戴明道双手奉上的金币卡,扫了一眼上面的数字反手就收了起来,用教训的语气道:“嗯,看在你真诚道歉的份上,此事就此作罢。你可要多管束你的女朋友,以后要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下一个受害者可就没有我这么好说话了。”

  “是是是……此间事了,那么……”戴明道说道。

  “嗯,此间事了,你们可以走了。”教导处处长接口道。

  “走?我为什么要走?”戴明道一改刚才谦卑的模样,迅速直起了腰杆,露出阳光般的笑容,掷地有声道:“既然处理好了德瓦萨尔的赔偿问题,接下来也该处理我的投诉了!”

  “你要投诉什么?”教导处处长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我投诉德瓦萨尔仗着教师的身份,以特别指导的名义对李俐菲同学进行骚扰;后因孟缘芸同学帮助李俐菲同学破坏其好事,遂怀恨在心,以人身伤害为由诬告两位同学,并敲诈勒索其两千金币!”戴明道不急不慢地说道。

  “你……你血口喷人!”德瓦萨尔气炸了,刚才还说此事事了,结果转头就把自己给投诉了,这人也太无耻了!

  “我血口喷人?”戴明道凑近德瓦萨尔身前,眯着眼睛威胁道:“你敢不敢当着教导处处长的面,一条一条的否认我的所有指控?别怪我没提醒你,说出去的话做出来的事可都得要负责任的!”

  “我……我有什么不敢的!”德瓦萨尔申辩道:“我觉得这位李俐菲学员非常适合学习炼器,就决定对她进行单独指导,这有什么问题?”

  “哦……你‘觉得’李俐菲她有炼器的天赋,就准备给她‘开小灶’,那我想请问你,你这个‘觉得’可有科学依据?”戴明道步步紧逼。

  “这是我们高阶炼器师的直觉,和你说了你也不懂。”德瓦萨尔鄙夷道。

  “我是不懂。不过据我所知,你以特别指导为由留下李、孟二人之后,讲的话、问的问题可都和炼器没有半毛钱关系,倒是对两位同学、特别是李俐菲同学的隐私问得非常详细,请问这又作何解释?”

  “这……这是为了更好的和学员互动,方便接下来指导教学的开展。”德瓦萨尔开始有些支支吾吾了。

  “听说你还提议中午请李俐菲同学吃饭……”

  “吃饭怎么了,难道就不允许我请人吃饭吗?”德瓦萨尔反驳道。

  “你作为一名西瓦皇家军事学院的学生或者校外参观人员请学员吃饭这没有问题;但是,你现在的身份是一名教师哦!”戴明道提醒道,“处长大人,我们学院的规定有允许教师请学员吃饭的吗?”

  “为了避免教师以职务之便影响学员在本学院的学习和生活,西瓦皇家军事学院规定:除了生活指导处的教师以外,其他教师原则上需要尽量避免与学员进行过多的接触。”教导处处长有板有眼的宣读了学院的规定,顿了顿打圆场道:“德瓦萨尔先生毕竟刚来本学院不久,不知道本规定也是情有可原、情有可原……”

  “还说不是见色起意,仗着教师的身份,以特别指导的名义对李俐菲同学进行骚扰?如果你不是教师身份,李俐菲同学会同意接受你的邀约,进行所谓的特别指导?如果你不是教师身份,李俐菲同学会回答你这么多私密问题?如果你不是教师身份,你敢提出一起吃饭的要求?”戴明道声音越来越冷,杀气凛然道:“如果你不是教师身份,我现在就可以在这里灭了你。”

  “不要以为你是什么炼器师就有多了不起,为了满足自己一己私欲,竟然连‘高阶炼器师的直觉’这种鬼话都说得出口。你问问你的师傅,当年他是怎么发掘你的?也是靠直觉吗?还不是经过多次测试之后才在多个学徒中挑选出的你!去你的狗屁直觉,大家都是男人,你小子心里打什么主意老子心知肚明!”戴明道掏出两颗记忆水晶道:“我这里有两份记忆影像,是李俐菲和孟缘芸两位同学的,里面清楚的记录着你的所作所为,你敢不敢也录一份记忆影像以证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