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42章 会翻面的硬币

作品:无限重生成神|作者:发光二极管|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0-11-21 06:11:22|下载:无限重生成神TXT下载
  “走!”

  张玄也是暗怒不已,他才去过祠堂检视,确定祠堂安全,让陶文广在里面安心的等着。

  后脚还没吃完饭,那人就敢动手。

  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一把拉住徐子荣,张玄纵身跳跃起来。

  徐子荣只感觉自己眼前一花,旋即自己就在天上上了。

  底下是路灯下的街道,这让他不由的尖叫起来。

  “啊~~我要死了~”

  徐子荣的惨叫和杀猪一样,张玄眉头直皱道:

  “别叫了,有我在,死不了的!”

  祠堂已经围了不少人,听到惨叫由远及近,也不由的紧张起来,

  只见天边两个人影从天而降,当即就吓的躲在一边。

  “轰!”

  张玄重重的砸在地上,而徐子荣只感觉身体已经被震麻了,喊的有点缺氧。

  实在是太刺激了。

  “嗅嗅~”

  张玄闻了几下便笑道:“呵呵,里面还有火气,人还活着!”

  说着张玄上前,清理这些砖块木梁,就像是挖掘机一样,这些卡住的东西,就像是乐高一样,更本无法阻挡张玄的双手。

  “这人好厉害啊!”

  “他力气可真大,是个种田的好手!”

  “我看,他一定是在工地,捡钢筋,捡废砖的!”

  “哗啦~”

  不理会那些村名的惊叹,张玄掀开了废墟,把人救了出来。

  徐子荣缓了过来急忙道:“怎么样?我老师他~”

  “没死,就是昏迷了过去!”

  张玄道:“先打电话送医,我在这祠堂周围看看,说不定会有线索!”

  建设新农村很有效果,村医很快骑着电动车带着药箱过来。

  一番检查之后,陶文广只是小腿骨折昏迷,没有其他的问题,救护车二十来分钟后下乡送走了陶文广。

  而张玄已经在祠堂的东面,发现了线索。

  这墙底下已经空了,似乎是流水把土冲刷掉了。

  但这是假象。

  农村人不是傻子,盖房子不会选在洼地,地基也不会不打,而且这里是个高地,地下水不会这么浅。

  更重要的一点,张玄在这洞口里面,发现了一些腥臭之气。

  事情总算有了转机,这背后之人,处心积虑,必然另有图谋。

  “这洞是原来就有的吗?”

  徐子荣问着周围的村民,但是他们都摇头不已:

  “你看着地基,打得多深,我们可不会对祖宗不孝!”

  “现在大家不要单独行动,这周围有情况!”

  说着张玄拿出了一张黄纸,吸取了一些腥臭晦气,叠了一个千纸鹤。

  “扑棱~,扑棱~”

  这纸鹤就循着源头去了,张玄紧随其后,

  这些村民们面面相觑,也跟了上去,忽然,纸鹤落在了藤蔓之中。

  “出来!你跑不掉的!”

  张玄大喝一声,但是里面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你为什么推到祠堂?要害我老师?”徐子荣也叫喊起来。

  “不出来我就要动手了!”

  张玄再次警告,里面仍旧毫无反应,张玄可不会给他第三次机会。

  法力一转,《金刚通灵宝剑法》旋即使出,金色的剑气就将这藤蔓斩开。

  “神仙啊!”

  不仅是这群村民震惊了,就连徐子荣也惊讶不已,心道:

  张玄在这段时间里面,已经便的更加强大的。

  但是斩开藤蔓之后,出现的却是一个尸体!

  有村民当时就反应过来,叫道:“这不是吴大海吗?他怎么被树枝给戳死了?”

  张玄上前查看,这吴大海的胸口被树枝戳穿,已经没气了。

  但是他的脸却是一脸惊恐,血还没凝固,显然是才死没多久。

  张玄一摸他的脖子,他身体还没有完全冷却。

  “才死不久!如果是按照三人不抱树的安排,他就是替死鬼!”

  张玄冷着脸,忽然却是笑了起来: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可以在我眼皮底下杀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了!你最好继续躲起来,不然的话,你只有死路一条!”

  “你~”

  这些村民被张玄的肃杀之气,吓得说不出话来,

  徐子荣在张玄的身上,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息,张玄的确杀过人,身上有他前女鬼女友的杀气。

  再次叠了一个千纸鹤,但是这一次,纸鹤却是飞向了大路上,

  张玄急忙跟上,纸鹤却是来到了医院,在陶文广的病房周围乱转。

  “果然还是来找原来的目标,你可真有意思!”

  张玄呵呵一笑,旋即收敛气息,在一楼大厅里坐下。

  村民们报了警,而徐子荣则开着来医院看望老师,却见张玄在候诊大厅里面看报纸,不由的紧张起来:

  “这恶鬼,还是来找我老师了?”

  “不确定,如果他是按照预定计划杀人,那么,就不会杀害其他人,如果他是毫无逻辑的杀人,那么,他就不会追到医院!”

  张玄笑道:“不过他来到医院,不杀个人是不会走的,所谓贼不走空,我看这里还是很危险的,你还是先离开吧!”

  “可是我老师还昏迷着,我实在不放心!万一他来个回马枪,或者调你离山,那可怎么办!”徐子荣紧张道。

  “那好,你今晚陪床,我在暗处,黄雀在后!只要他出来,就必死无疑!”

  张玄笑道:“今晚的阴气,最重的时候,是在凌晨0点35分,时间还早,你先去睡一觉!”

  ··································

  作为医院的护士,曾玉真比较喜欢值夜班,因为夜班比较简单,只要固定时间,去查房就可以了。

  不过,今晚在开水房里,一个英俊的男子一直在看报纸,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曾玉真留意了一下,既然他不打扰病人,也就随他去了。

  毕竟,美男子也是一个靓丽的风景线。

  所以,今晚曾玉真来打了好几次开水,为的就是。多看看这个美男子。

  作为女孩子,她自然要故作矜持一些。

  过了十二点,医院里面就已经很安静了,徐子荣也不由得紧张起来,不知道那个主使者会不会杀到。

  喝了许多水,曾玉真去厕所的次数多了,只是过道里面,除了她的脚步声以外,还出现了另一个脚步声。

  ‘莫非是那个帅哥?’

  曾玉真的心里忽然一荡,但是回头一看,却是脸色大变,

  一个黑衣黑帽黑裤黑鞋的人,出现在她的身后。

  “铮~”

  硬币抛起来,这个人阴恻恻的问道:“来,猜吧,是花还是字?”

  “啊~~”

  曾玉真两个都没选,却是大叫起来,但是这周围却是环境一变,无论她怎么跑,都只是走廊而已!

  “来,猜吧,是花还是字?”

  这个黑衣人不停的抛出硬币,而曾玉真只是不停的尖叫,不停的逃跑。

  但是,她越跑越绝望,似乎这是一个永远的死循环!

  “咔~”

  就像是蛋壳破碎时,发出的清脆声响。

  旋即周围的环境,就像是幕布一样被打碎了,那个美男子就走了进来。

  白马王子啊!

  曾玉真激动的都有点憋住了。

  “没看到这漂亮的护士要去洗手间吗?你还死追着不放,有没有绅士风度啊!?”

  张玄摇头笑道:“要抓你可不容易啊!那么说说吧,你是谁!”

  曾玉真羞涩的去了洗手间,而外面的张玄,则是和这个不明身份的人对峙起来。

  大战一触即发。

  “来,猜吧,是花还是字?”黑衣人阴恻恻道。

  “来来回回就这一句?是没有神智了吗?”

  张玄摇头道:“你是傀儡吗?不像,傀儡没有这么灵活!那行吧,我看到了,是字!”

  “咯咯,你猜错了,是画!那么赌注我就拿走了!”

  说着这个黑衣人鼻孔一张,狠狠的朝张玄吸了一口。

  张玄只感觉,自己身体的阳气,被吸了出来。

  这黑衣人,在吸取张玄的阳气!

  但是,就在张玄的阳气被吸收的时候,忽然,一股强大的阴气爆发,是张玄的鬼新娘,方纪文出手了。

  这些小小诅咒,根本不是问题。

  “空~”

  这黑衣人的鼻孔爆炸了,张玄作为方纪文的意中人,怎么可能,会让这些小诅咒来伤害张玄。

  “怎么回事?”

  徐子荣急忙冲了出来,就见到张玄和一个黑衣人对峙,旋即他以更快速度,回到病房里面,从门缝里偷看。

  偷看的不止他一个,护士曾玉真,也是从厕所的门缝里偷看,他们都想看看,这二人是怎么回事。

  “嘎嘎嘎~~~”

  黑衣人突然发出怒吼怪笑,猛的扑向张玄,

  但是张玄只是一抬手,金色的剑气就洞穿了黑衣人的胸口。

  “咄~”

  贯穿的剑气,更是打在了墙壁之上,那黑衣人的胸口直冒黑烟,而后倒在地上,继续怪叫,

  那曾玉真吓得大叫起来。

  “女孩子,矜持一点啦,叫这么大声!”

  张玄摇头道,旋即一脚踢开这黑衣人的帽子。

  没想到这人还套了黑袜子。

  “有病!”

  张玄眉头一皱,旋即便袜子扯掉,旋即这黑衣人露出了一张毁容的脸来,张玄摇摇头,旋即把袜子又给套了上去。

  “身体已经死了,但是还和活人一样,这倒是稀奇!”

  看着这个黑衣人,张玄感觉他的阴气,在一点点的消散。

  这个尸体死了,但是他可以吸收阳气,利用阳气,可以在白天活动,晚上半生半死,半阳半阴,一点异样都查不到。

  见到人死了,曾玉真和徐子荣二人这才出来。

  曾玉真本着医者父母心职业道德感,给这黑衣人急救一遍。

  “不用救了,他早就死了!”

  张玄摇头道:“控制他的,就是这个硬币!”

  “硬币?”

  徐子荣看着张玄手里拿着一个硬币,似乎是游戏币。

  “不错,我的眼力看正反,易如反掌,猜对了,它还自己会去变化花纹!”

  张玄摇头道:“要是它老老实实的,我还发现不了,可惜它自作聪明!它在变化的时候,细微的气息露了出来。”

  说着张玄把这硬币狠狠一握,只听得咔嚓一声,其中庞大的阳气,便喷涌而出,

  曾玉真和徐子荣二人,都感觉自己好像沐浴在温泉之中,感觉非常温暖,细胞都在欢呼,好像自己是植物一样。

  “吸~”

  张玄大口一张,这些即将逸散的阳气,全部被吸入张玄的体中。

  感受到了这暴涨的阳气,张玄急忙离开,找了个无人的地方,开始运转《六甲天书》

  张玄的六甲天书,已经修炼到了第四层,但是这之后的要进一步,需要庞大的法力支撑。

  这硬币之中,即使有十几个活人的阳气,但还远远不够。

  “四点五层,还差一半,我才能进入第五层,看来抵抗女鬼方纪文,是抵抗不了了!”

  张玄摇头叹道,这才回到医院里面。

  护士曾玉真和徐子荣还在,不过,他们昨天晚上可是被好好询问了一遍,要不是有监控,他们可说不清了。

  “怎么样?还有其他坏蛋吗?”

  徐子荣急忙问道:“我把你的名字报上去了,没想到你现在这么出名,很快就说清楚了!”

  “没有了,这里的怪异已经解决了!”

  张玄笑道:“至于为什么会找到你老师他们几个,十之八九是年轻的时候干过什么坏事,这才被人盯上了吧!”

  “这次多谢你了!钱我会打到你的账上去的!”

  徐子荣对张玄的话,没有否认,实际上昨天晚上他老师陶文广已经和他说了,只是家丑,不可外扬。

  “行,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有生意再给我电话就行!”

  张玄笑道,这次出们,不仅得了一百万,还吸收了这么多法力,再来几次,张玄就可以修炼六层金甲,神功大成。

  “别啊,我老师遇到鬼了,你好歹留个护符什么的啊!”

  徐子荣叫道:“我看到了,你昨天还弄了个会飞的纸鹤!你售后服务也得弄弄啊!”

  “行啊!不过,我得告诉你,这护符上的法力,可是会流失的!要是弄潮了,弄脏了,效果会更低的!”张玄道。

  去菜市场,张玄买了个攻击,去文具店,买了毛笔和墨水,再去绘画室,买了些朱砂,

  张玄在注入法力,写了一沓子符咒,交给了徐子荣。

  “这些符咒,怕水,怕火,怕金,怕脏,怕皱,不要和钱,木头放在一起。”

  “要么折起起来放在布袋里面一起,存货最好很早玉匣里面,木盒不行,木盒会吸收法力!”张玄嘱咐道。

  “我会贴身带着的!”

  徐子荣分了一半,自己留了起来。

  “不是给你老师?”张玄意外道。

  “一人一半啊,再说他家的祠堂重新盖了,我可没有祖先的香火保佑!”

  徐子荣摇头道:“要不是你太贵了,我都想请你在保镖,对了,不如我们联合起来,做符咒批发生意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