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332 威逼利诱

作品:重生日不落当海盗|作者:暗夜拾荒|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1-26 06:42:26|下载:重生日不落当海盗TXT下载
  湖光山色,天海无垠。

  湖与海有不同的风光,哪怕广阔如尼加拉瓜湖也是有边的。

  视野的边际就在奥梅特佩岛,这座湖心的大岛上有两座高耸的火山锥,白云悠悠,缭绕锥尖。

  这两座火山的遗骸是尼加拉瓜湖的父母,不知多少万年前的火山喷发制造了分隔湖与海的里瓦斯地峡,也造就了湖上多如繁星的翠绿小岛,把湖面打造得如画一般。

  圣卡洛林号的游湖之旅已经进行了半天。

  太阳高高挂在中天,洛林等人和马拉共进了午餐,终于到了谈正事的时间。

  甲板上支起了阳伞和躺椅,洛林和马拉一左一右就座,马拉局促地希望海娜去后甲板赏景,仅从这一点,洛林就知道他不擅长鼠窃狗偷的勾当。

  但洛林还是配合他,让海娜去后甲板,还让莱夫和巴托随身保护,免得船上颠簸,海娜摔倒。

  马拉长长舒了一口气。

  他花了一小会重拾尊贵,招手唤上两杯美酒,向着洛林轻轻一推。

  “哈瓦纳的白朗姆,天下一等一的美味。”

  洛林举杯表示感谢。

  从社交礼仪论,这个时候是洛林的发言轮,他应该恰到好处地对马拉表示感谢,同时对这两天的关注和款待受宠若惊。

  如此马拉才能说出经典的开场白“我很看好你”。

  然而洛林什么都不说,品着酒,靠着椅,或许是阳伞的角度没有打好,他甚至惬意地闭上了眼睛。

  马拉有点骑虎难下,踌躇了良久才试探开场:“鲁尔,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对你如此殷勤?”

  “咦?”洛林?异睁眼,“难道我们之间不是因为一见如故?”

  “呃……当然,我们一见如故……”

  “太好了。”洛林夸张地拍着胸口,“我还以为自己一相情愿地以为我们拥有友谊。”

  “友谊是真的!”马拉用着重的语气确认道,“友谊是真的,但是……”

  “但是?”

  马拉一下子坐正了身体:“鲁尔,你知道我为什么被派到圣卡洛斯来么?”

  “不是正常的指派和调动么?”

  “指派和调动?”马拉哈哈大笑,“我亲爱的鲁尔,我的叔叔可是驻防舰队的提督? 正常的调动怎么可能把我送到荒凉的圣卡洛斯来!”

  “你的家族是富豪? 是种植园主。你大概不是很清楚军中的苟且。”

  洛林也直起身,感兴趣地看着马拉。

  马拉终于找到了想像中的节奏? 大手一挥? 指向圣卡洛斯的方向。

  “那里是圣卡洛斯,是一座雨林中的要塞? 荒芜的城镇,也是我们手中取之不竭的金矿。”

  “每年的六月到十一月? 短短五个月内会有价值数百万八角金币的货物通过小小的圣胡安河往来两座大洋。他们都得在圣卡洛斯交税? 几万枚八角金币的税收,一半属于国王,一半留在地方。”

  “谁将支配那些可观的金钱?理论上来说,当然是当地的民军。那些废物是这座城镇的武力? 负责城防和圣胡安河上的贸易秩序。”

  “然而事实是? 光凭他们保护不了这座要塞和这个重要的税卡。就像去年十月,正是我们与掷弹兵们浴血奋战才把一支意图劫掠的大海盗团关在圣胡安河的源头,城墙的炮台才有机会把那群凶恶的海盗送进河底,喂了永远也喂不饱的食人鱼!”

  洛林第一次听到了意料外的情报:“海盗团?你们去年剿灭了一支海盗团?”

  “是的!一只五条船组成的强大海盗团,听说还是加勒比的海盗王? 从他们的旗舰上缴获的信息看,那名海盗就是大名鼎鼎的【苍蝇托马斯】。”

  “你们居然不声不响地剿灭了一位海盗王……没有明正典刑么?”

  “连尸首都没找到? 我们甚至无法宣扬。”马拉遗憾地耸了耸肩,“但我们缴获了那艘名叫盛世号的五级旗舰? 她就停在格林纳达的港口。我们拿了船,掷弹兵拿了金币? 而圣卡洛斯拿了船上的其他收获? 皆大欢喜。”

  “那真是……太遗憾了。”

  洛林拼命地消化着这个意外的消息。

  苍蝇托马斯? 现存的六位海盗王中唯一一位一世尊位,他无声无息地死在了圣胡安河上,而海上兄弟会似乎对此一无所知。

  洛林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托马斯的海盗王信物。

  没有宣扬,没有公告,这份足以令海盗世界疯狂的东西现在大概依旧躺在司令官邸的某个角落无人问津。

  话说,不会被当成垃圾丢掉了吧?

  洛林有种想抹汗的冲动,他眼神热忱地看着马拉,心思早就飘到了九霄云外。

  “鲁尔?亲爱的鲁尔?我的朋友?”

  洛林惊了一瞬,眨眼间切出笑容:“我在听,少校先生。虽然您没有明说,但我知道您想利用我的生面孔做一些事情,原因嘛……大概与圣卡洛斯那可观的收入有关。”

  “见鬼,你居然比看上去更聪明!”马拉清了清嗓子,“鲁尔,知道么?因为三支部队共同守护着圣卡洛斯的安宁,所以从圣卡洛斯建立伊始,我们之间就有过约定,由要塞司令支配属于地方的利润,而司令任期每任一年,在每年的5月5日,由总督和提督依照三支部队的状态择优任命。”

  “5月5日?那不是……”

  “还有不足一个月!”马拉凑近洛林,压低声音,“去年的获任方是民军,而今年因为剿灭海盗的功劳,不出意外他将获得连任。”

  “所以叔叔才把我派过来,我需要让他们出点岔子,一些无关痛痒的小问题,显示出他们的愚蠢和无能。”

  “比如?”

  “比如一个连长在储存弹药的仓库玩火,不小心导致弹药库爆炸之类……”

  洛林挑了挑眉毛:“这会造成很大伤亡吧?而且弹药库……”

  马拉无所谓地摆摆手:“区区一些低贱的开拓民,很容易补充,更何况还是他们自己的事故,死了也就死了。”

  他目光灼灼:“而且引爆弹药库不见得会产生多大的伤亡。要塞的弹药库共有两个,一个在兵营中心,另一个则在东城,在东南城墙的夹角位置。”

  “您考虑地可真周道……”洛林犹豫着,“少校先生,我想知道我能从中获得什么。您知道,假如这件事曝光,我的行为与叛国无异。”

  “你将获得我的友谊,亲爱的鲁尔。”马拉冷冷一笑,“一位未来要塞司令的友谊,一位拥有充分成长空间,备受重用的年轻军官得友谊。”

  “看来我不得不同意。”

  洛林又一次闭上眼,既意动,又无奈,就像个受到了诱惑,同时也感受到威胁的,无可奈何的棋子。

  “不要彷徨,鲁尔,这对你来说很轻松,我从来不会看错人。”

  马拉命人换上了新酒,亲手递到洛林手里,轻轻一碰。

  “为我们来日方长的友谊,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