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一十六章 辛苦

作品:农家娇妻有空间|作者:爬山山|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1-22 19:23:03|下载:农家娇妻有空间TXT下载
  沈秋沉默片刻,“我觉得还是医书更靠谱。”

  话本子里的东西,真的能完全相信吗?

  陆烟儿尴尬地说道,“我之前也想过看医书,可是好多字都不是常见的,根本不认识,有些字拆开来我认得,可连在一起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她不是学医的料。

  沈秋认真地说道,“医书我来看。”

  他停顿片刻,语气温和地说道,“以后不要随意相信话本子里的东西,因为那很可能是写书之人瞎编乱造的。”

  陆烟儿毫不犹豫地点头,“好!”

  她到现在还有些后怕,万一话本里的药方真的是瞎写的,那自己岂不是害了自己的丈夫?

  沈秋看出媳妇的自责,安慰道,“其实就算把那些药都吃完,我也不会真的当场去世,顶多更加不舒服而已。”

  陆烟儿,“……”

  一点也没有被安慰到,反而更加害怕了!

  她正准备抱住丈夫汲取温暖,却猛然发现他还只着中衣!

  沈秋还没反应过来,胸口就挨了一巴掌。

  随后一件外套就盖在他的身上。

  陆烟儿推着丈夫往床边走,“你身上冰凉凉的,快到被窝里暖和一下!”

  沈秋停住脚步,“不行。”

  陆烟儿蹙眉问道,“为什么?”

  沈秋说道,“我着凉了,不能传给你们。”

  陆烟儿的目光在床上的苍竹和杳杳身上略过,“那你今晚自己去空间里休息一晚吧,希望明天能够好起来。”

  沈秋不放心留媳妇一个人照顾孩子,把房门从里面插上门销后,转身进了空间,不消片刻就抱了一床厚厚的床垫、一条毛毯和一床羽绒被。

  陆烟儿问道,“你要打地铺?”

  沈秋嗯了一声,很快便把地铺铺好。

  陆烟儿不放心地说道,“你都着凉了,还睡地上,万一更严重了怎么办?要不我们今晚都到空间里休息吧。”

  空间里四季如春。

  别墅里还可以开暖气。

  沈秋说道,“我有分寸。”

  床垫很后,被子也很暖和。

  陆烟儿以前一直觉得丈夫很靠谱,是个非常有分寸的人。

  可现在她有些不那么相信了。

  刚刚他穿着单衣出来,就是一件很没有分寸的事情。

  他难道不知道,这几天天冷吗?

  空间里暖和,外面寒冷。

  一热一冷,不着凉才怪。

  沈秋在媳妇不信任的目光下,逐渐妥协,“好。”

  到了空间里。

  陆烟儿用池水给丈夫煮了姜汤。

  沈秋最不喜欢吃姜,却仍旧皱着眉头把姜汤喝完了。

  陆烟儿幸灾乐祸地笑道,“别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了,谁让你自己不爱惜身体的?”

  沈秋说道,“我只是打了两个喷嚏,现在已经没事了。”

  陆烟儿哦了一声,“那你今晚和我们一起睡吧。”

  沈秋表情一顿,“我还是自己睡吧。”

  虽然他觉得自己没事了,可万一自己的感觉是错的呢?

  陆烟儿早知如此地哼了一声,“早些去休息吧。”

  她说着就回了卧房,还把房门给带上了。

  沈秋,“……”

  那以前是他和媳妇的房间。

  可现在他在隔壁睡,苍竹和杳杳和媳妇一起睡。

  着凉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

  陆烟儿次日起得很早,熬了一锅虾米粥,煎了两个鹅蛋,炒了一盘素炒豌豆苗、一盘海带丝,还夹了两块豆腐乳。

  她最近口味有点儿重,很喜欢吃酸萝卜和豆腐乳之类的食物。

  沈秋悉数完出来后,饭菜已经摆上桌了。

  其实媳妇起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

  原本想自己起来做早饭,可媳妇好似知道他要起来,特意把房门开了一条缝,叮嘱他多睡一会儿。

  陆烟儿解下腰间的围腰,走到丈夫身前,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问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沈秋摇了摇头,“没有。”

  陆烟儿这才放下心来,拉开丈夫面前的凳子道,“你先坐下吃饭。”

  沈秋刚坐下,媳妇又拿了一根温度计,让他夹在胳肢窝里,“别弄掉了,我等会儿要看的。”

  陆烟儿说完后,就准备回房把苍竹和杳杳抱出来。

  沈秋拉住媳妇的手,“我真的没事了,你坐下休息会儿,我去给苍竹和杳杳穿衣服。”

  陆烟儿瞪了他一眼,凶巴巴地说道,“病了还这么能折腾?让你坐下就坐下,别把温度计弄掉了!”

  沈秋,“……”

  媳妇生气的样子,竟然还蛮可爱的。

  他知道自己再犟下去,只会给媳妇添麻烦,便只能坐下,喝了一口温热的虾米粥。

  陆烟儿回到卧房后,苍竹和杳杳早就醒过来了。

  他们也不哭闹,两个小家伙一起玩。

  娘亲进来后。

  他们转移目标,想跟娘亲玩。

  陆烟儿一边敷衍地跟他们玩,一边检查他们有没有尿裤子。

  确定裤子是干的后。

  她带着两个小家伙去厕所,现后给他们提尿。

  苍竹和杳杳早上醒来后,都会尿一次。

  若是不及时给他们提尿,他们很可能又会尿在尿布上。

  沈杳杳和沈苍竹一点都不配合。

  他们只想跟娘亲玩闹,被盘着双腿坐在马桶上的时候,还摇晃着小短腿,或是咿咿呀呀地说一些大人听不懂的话,或是自娱自乐地傻笑不止。

  陆烟儿哄了许久才让他们尿出来。

  一切收拾好后,已经好一会儿了。

  她累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沈苍竹和沈杳杳看到爹爹的时候,双眼蹭的亮了,齐齐地张开双手要抱抱。

  他们昨晚睡得早,并不知道爹爹一晚上都不在他们身边。

  若是知道了,肯定要闹腾。

  沈秋很给面子地走过去,从媳妇怀里把孩子接过来,“我已经吃好了,你快些吃饭吧,我来给苍竹和杳杳喂饭。”

  陆烟儿松了一口气,“好。”

  她一直起得比丈夫晚。

  每次醒来的时候,丈夫已经把早饭做好了。

  苍竹和杳杳也穿着干净的衣裳,要么坐在婴儿推车里,要么正被丈夫抱着喂奶或是喂其他辅食。

  以前没觉得这有什么。

  今日自己体会一番,才发现又要做饭又要照顾孩子,是多么辛苦的事情。

  他以前从来没跟她说过这些。

  沈秋给苍竹和杳杳喂奶的时候,注意到媳妇一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眼里有感动、愧疚,还有心疼。

  他不自觉地把腰挺得更直,疑惑地问道,“怎么这么看着我?”

  陆烟儿摇了摇头,夹起煎蛋咬了一口。

  她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冲进厕所里把吃进去的煎蛋吐了出来,还吐出了许多酸水,吐完之后整个人有些虚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