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猝不及防做奶爸

作品:蛊仙奶爸|作者:得遇良馨|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12 23:19:23|下载:蛊仙奶爸TXT下载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妈妈,你看那是什么?”

  梅国新雅图飞华夏沪城的航班,头等舱靠窗的座位上,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眨着毛茸茸的大眼睛,指着窗外极远处一大片正打着旋儿、雷光电闪的黑云,问她身边的冷艳女子。

  女子五官精致,却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质,她明显心不在焉,瞄了一眼那异常诡异的黑云,“神仙渡劫吧。”

  小姑娘被女子低迷的语气拉回现实,“妈妈,爸爸会喜欢我吗?”

  “当然会喜欢你,你那么乖,谁不喜欢?”女子俯身亲了一口女儿的小脸,这一刹那冰山融化,母性的温柔取代了冰寒。

  无心之言,一语中的。

  那螺旋状的黑云里正有一道人影悬浮在其中,浑身电光萦绕,真的在渡劫。

  此人名叫叶尊,两千年前汉朝的修士,本是个养蛊人,偶得一本修真功法,从此走上前无古人的蛊仙之路,碎丹成婴后进入灵界,但在他看来,在出生之地得道成仙,方得始终,所以才回到故乡渡劫。

  九道雷劫已经劈下八道,第九道瞬间形成,摧枯拉朽而下!

  水桶粗的闪电劈在叶尊的身上,仅仅停顿一瞬,他的身体就寸寸碎裂,化为灰烬,最后只剩一团乌光,激射而出,划过天际消失不见,黑云慢慢消散,一切归于平静。

  华夏国沪城,一栋半山别墅里,一个英俊的男人泡在浴缸里,眼神空洞,万念俱灰。

  突然洗脸池边的吹风机毫无征兆的飘起,好像被个无形的手托着,抛入浴缸,砰的一声整个别墅陷入黑暗,与此同时一道乌光飞入别墅之中,融入那具刚成为尸体的男人体内。

  三个小时后,男人重新睁开眼,苦笑自嘲,“两千年!整整两千年,换个重新来过!”

  刚刚完成夺舍的叶尊道心稳固,并未怨天尤人,修仙本就是逆天而行,没有道理可讲,可他刚刚遵循冥冥之中的牵引至此,目标明显是个活人,怎么在他夺舍的前一瞬却变成了死人?

  本来夺舍后的第一次修炼是可以势如破竹重新凝聚成婴的,可因为夺舍的目标身死,进境大打折扣,现在叶尊仅仅突破到筑基巅峰,距离结丹还差一线,今后再想破境只能按部就班慢慢来。

  不但遭受了诡异的问情天劫,倒霉的夺舍了一具尸体,更让叶尊觉得祸不单行的是,这身体的原主人还是个任人揉捏的废物,他也叫叶尊,叶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

  前不久,叶尊的父母车祸身亡,紧接着他的堂哥叶崇文出现,拿出一份叶尊父亲叶凤山亲笔签署并公证的遗嘱,叶氏集团全部由叶崇文继承,叶尊这个亲生儿子却被扫地出门。

  不但如此,曾经叶凤山为了锻炼儿子,开了一家公司,由叶尊全权打理,现在这家子公司的所有客户全部单方毁约,叶尊作为法人,一夜间负债累累,这栋他名下的别墅,明天就要被拍卖,他将身无分文。

  回想刚才那第九道诡异的问情劫,叶尊哭笑不得,所谓的问情劫就是用对“情”的感悟抵消雷劫,可叶尊修道两千年无情无爱,一心向道,哪里懂情之一字为何物,好在他修的是前无古人的蛊仙之路,元婴是本命蛊所化,坚韧无比,才有兵解重修的机会。

  刚刚的修炼对这具身体伐毛洗髓了一番,浴缸里的水已经变的黑臭粘稠,叶尊清理了身体,穿着浴袍来到别墅的客厅。

  正想着怎么夺回家产,门铃响起。

  别墅已经空无一人,佣人都跑光了,叶尊只得亲自去开门。

  筑基巅峰的修为,夜晚视物根本不值一提,叶尊走出别墅大门,远远的就看到院门外是一名女子领着一个小女孩儿,后面还有一辆沃尔沃C90。

  叶尊走过去,打开大院门,看清女子清丽精致的面容,叶尊融合的记忆中一个人名跳上心头,曹清歌!

  曹家,华人圈中顶级财阀之一,曹清歌是曹家现在的准当家人,盖因曹家到了她这一代,男丁个顶个的废柴,她父亲又在多年前失踪,唯独她这个女儿身的嫡系能独当一面,曹家老爷子力排众议,让曹清歌暂代总裁,管理曹家。

  曹清歌和死去叶尊的纠葛始于四年前,那时两人还都是十八九岁的年纪,同在哈佛商学院就读,曹清歌的同学被人买通,在她的饮料中下了春药,在搬动昏迷的曹清歌上车时,被一直暗恋曹清歌的叶尊遇到,有些武术功底的叶尊三下五除二把曹清歌救下来,带回住处,稀里糊涂的成了好事。

  事后,曹清歌只撂下一句话,“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我不会再见。”面对如此冷漠的暗恋对象,窝囊的叶尊选择了逃避,回到华夏。

  曹清歌没想到开门的会是叶尊,四年过去,再次相见,她冰冷依旧,直奔主题,“四年前那一次,我有了女儿,我给她取名曹暖暖,现在不得不找人照看暖暖。你这个父亲是首选,你可以拒绝。”

  曹清歌此次带着女儿来找叶尊,实属无奈,她有孩子的事情本来一直瞒着家人,最后不知道怎么被爷爷知道了,爷爷只说了一句话,她就不得不把她视作生命的女儿带来华夏,“你要想暖暖健康快乐的成长,就把她送走。”

  爷爷的提醒让曹清歌醒悟过来,她那群脑满肠肥的叔叔大爷、姑姑姑父,还有那些混吃等死的堂兄弟姐妹,管理生意一无是处,害起人来却都是个中好手,他们根本就不会把女儿当至亲骨肉看待,而只会当她是分财产的灾星。

  曹暖暖望向黑暗中的叶尊,“你是我爸爸吗?”

  叶尊倍感造化之奇妙,他刚刚被问情劫劈的夺舍重修,老婆孩子就从天而降,冥冥之中的天意是在让自己吃一堑长一智?

  当年还是凡人的叶尊,就是个孤儿,炼蛊修仙以后无时无刻不在勾心斗角抢夺修真资源,根本不懂情爱,一下子冒出来的老婆孩子,让他无所适从,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就在叶尊踌躇的时候,小丫头挣脱母亲的手,走过来拉住叶尊的手,扬起小脸儿,“你是我爸爸吗?”

  被曹暖暖柔嫩的小手拉住的瞬间,叶尊只觉得砰的一下,灵魂深处的什么东西被点燃了,周遭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天地间只剩下他和这个孩子,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涌上心头,这就是父女亲情吗?

  那种传承自血脉的血肉相连的震撼,让叶尊短暂的失神,不由自主的道,“我是。”

  “那你可以像杰西卡的爸爸一样,让我骑在你脖子上吗?”小丫头对爸爸是什么全无概念,她只知道别人的爸爸是什么样的。

  向来蔑视悲悯和同情的叶尊,此刻竟有一丝心酸,蹲下身子,问道:“你现在就要骑吗?”

  小丫头想了想,“妈妈说第一次见面要有礼貌,这次算了。”

  女儿的乖巧懂事,让曹清歌又是欣慰又是心疼,一想到要有一阵子见不到女儿,鼻子就发酸,但她不想在叶尊面前表露自己脆弱的一面,“你还没有给我正面的答复。”

  既然因为问情劫而兵解,那就从问情开始重修吧!叶尊相信冥冥中自有天定,既然老天爷这么安排,他就欣然接受,问情先从做奶爸开始。

  “我愿意照看她,”叶尊说道。

  曹清歌解下背上的双肩背包,递给叶尊,“这包里面有暖暖的衣服和护照,还有记录着暖暖作息习惯和吃用喜好的清单。暖暖怕黑,怕打雷,雷雨天你一定要抱着她睡。无论她做错什么事情,你不可以打她!”

  叶尊接过包,“我记住了。”

  曹清歌不敢再待下去,她怕自己再待一秒就舍不得离开,狠心的转过身,走向汽车。

  “妈妈,暖暖会很乖,暖暖会好好吃饭,暖暖会自己穿衣服,暖暖……”小丫头越说声音越小,眼泪不由自主的滑落,可她不想让妈妈难过,极力的不让自己哭出声。

  曹清歌瞬间泪崩,转身跑过来,紧紧的抱住女儿,小丫头本就在忍着哭泣,被曹清歌抱住,哪还忍得住,母女抱头痛哭起来。

  叶尊无疑是个修炼狂人,既然要问情,就不放过任何机会,此刻站在一旁,正把曹清歌母女间的不舍和刚刚自己感受到的血脉亲情相互印证,细细品味。

  过了三分钟,看她们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叶尊说道:“你们先回酒店吧,我也还有事要处理,需要一天的时间,你把手机号码留给我,我处理好事情就联系你。”

  曹清歌现在无论如何也无法与女儿分别,既然已经在这个男人面前出了丑,也就不在意再听他一次安排,止住眼泪,跟叶尊交换了手机号码,说道:“我住在长湾区的四季酒店,1806房间。”

  曹清歌驾车离开,叶尊返回漆黑一片的别墅。

  沪城,金升大厦,最顶层至尊套房。

  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站在落地窗前,左手红酒,右手手机,正在通话。

  他身后站着一名唐装老者,正在盘玩两枚核桃。

  “我可以全权做主吗?”

  男人挂掉电话,望向窗外尽收眼底的沪城夜景,“不管是曹氏,还是你曹清歌,都是我的!”